如何评价央视点名「流量明星」数据造假?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人有没有当一个废柴的自由?当然有。人有没有忽悠别人当一个废柴的自由?当然不可能有。

你完全可以当一朵自由绽放的废柴,除了你爸妈没人会管你。但是你要是通过种种手段去塑造一个偶像,制造某种"幻影",忽悠这个国家的青年人当废柴,这是必须要管的。你既想当废柴,还想得到社会的普遍尊重,你莫不是失心疯了?你弄出来几个流量明星,男不男女不女的,不用付出任何努力,懒得跟要饭的似的,通过刷流量把这种人搞成"偶像",这如果都不管,我觉得这样的国家需要用铁与血来改造。

下重手打击这种扭曲社会价值观的行为,是政府的基本职能之一,跟打击犯罪是一回事。

现在是公元2019年,并没有人会来管你当不当废柴。

我彻彻底底的当过两周的废柴,应该说是当到了极致的。我跑去日喀则市的扎什伦布寺当过两周的乞丐,对,叫花子。

那天晚上我在日喀则的大街上裹着睡袋露宿了一夜,不是我没钱住酒店,而是就想体会一下露宿街头是啥感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脑袋旁边多了一张5块钱,还很贴心的用石头压着防止被风吹走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没去管,翻了个身继续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5块钱变成了17块钱。

我也不知道我哪根神经不对劲,跑去垃圾堆里找了个破不锈钢盆,在公园里的水管下洗了洗,摆在面前当起了乞丐。

如果你有志于做乞丐这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我这里有几个小小的建议,当然,仅限于扎什伦布寺:

为了你的"生意"考虑,你可能会认为人流汹涌的扎什伦布寺大门口更利于行乞,但是你错了。那地方虽然人多但是竞争也大,我的建议是去喜格孜步行街和珠峰西路的路口,那里没有别的乞丐,但是来转经的老太太都是从那里过来的。

2019年当乞丐,并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技能,比如说打快板、满地乱滚装可怜什么的,甚至唱歌都不行。你最好保持衣着基本上整洁、朴素。浑身油腻腻脏兮兮的并不利于讨到钱,当然你要是拎着个LV包也不好,最好就是简简单单的穿,肮脏程度不要引起别人的反感,也没必要缺胳膊少腿。现在的老百姓生活都相当富裕了,如果你不是那么恶心,是很愿意给你三毛五毛、一块两块的。

保持高冷,把破碗摆在面前就行了,你最好往旁边一坐,假装你只是恰好不小心坐在那个破碗旁边的。这样你能够营造一种"虽然我现在在要饭,但是我还是很不情愿过这种日子"的假象,更容易获得别人的同情。千万不要去求爷爷告奶奶,别人会觉得受到了你的胁迫。

并没有什么"丐帮"。

作为一名乞丐,最起码的底线是要坐在地上。你要是整个躺椅在旁边躺着,这是对叫花子这个职业的莫大侮辱与亵渎。请你保持对乞讨流浪人员的最基本尊重,把你尊贵的屁股放到地上去。

事实上我每天能讨到六七十块钱,当然都是零票。我早上会去附近的"山东馒头店"买两个大白馒头,一瓶老干妈夹着能够吃三天,没办法,我是四川人爱吃辣。中午经常会有人施舍食物,我收到过最夸张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施舍的德克士套餐。晚上人烟稀少,就得掏钱吃饭去,我一般是一大碗牛肉面加一个肉夹馍,或者一份炒菜加一大盆白米饭。当然了,乞丐是不能去店里坐着吃的,店主给你破碗里面打好了,你蹲在店门口吃。

曾经有个藏族老婆婆从家里拿了一条旧被子给我。

莲花落是不需要了,但是打狗棍还是需要的。夜里确实会有流浪狗试图从你腿上撕一坨肉吃,第一天晚上没什么经验,大半夜的有东西啃我睡袋,醒来发现是一条狗,以至于我不得不换了个灯火通明的地方睡觉,从而才有那5块钱的故事。第二天晚上我去找了一根洋锹把子当打狗棍,但是随时防备着它们也让我睡不好觉。第三天我想了个办法,买了一大包火腿肠喂它们,与它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来我这个人天生有亲近阿猫阿狗的基因,二来看在火腿肠的面子上,第四天的时候这些流浪狗就跟我成了朋友。于是我成了扎什伦布寺附近最威风的乞丐,我要饭的时候旁边会有一堆狗子忠心耿耿的蹲着守护着我,我想撸它们的时候它们就会躺下露出肚皮给我揉。晚上它们会离开我跑出去撒野,但是深夜还是会跑回来蜷在长椅下面陪我睡觉。

讨到钱以后我们就欢天喜地的一起去买火腿肠,好几条狗跟在屁股后面很有一点丐帮老大的感觉。小卖部的老板娘就很惊讶,问我你当叫花子你还要养狗啊?我说理论上讲我们都是要饭的。

在我整个乞丐生涯中,只有两次有人管我:

第一次是收容救助站的,来问我需不需要救助。我神志清晰、逻辑严密的说我不需要救助,救助站的就问我你一个汉族人怎么跑到这地方要饭?我扯了个谎说我刚好走到这里,没钱了。救助站的又问我要不要跟家里人联系,我说不用了。然后他们就再没管我。

第二次是附近警务站的一个汉族警察,听口音是四川泸州人,来问我需不需要救助。我说不需要,救助站的人问过我了。他说你干嘛跑这儿来要饭?我说法律没有规定这地方不能要饭吧?没有规定汉族人不能在藏区要饭吧?民族平等啊同志。他就有点生气,硬邦邦的砸下一句话:不许偷鸡摸狗的哈。我说我保证不会。他后来老是给我买吃的,有时候是他们警务站吃夜宵剩的卤菜什么的,有时候是打包的面条。他还让我用他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劝我还是回家吧。我只好又扯谎,说我没有家。

然后就没别人管过我了。

每天早上我会睡到很晚,等太阳把青石板地面晒暖和才会从睡袋里钻出来,去山东馒头店买馒头吃早饭。狗子们对馒头没啥兴趣,我就拿火腿肠喂它们。山东馒头店的老板是个矮壮矮壮的汉子,话很多,总是对我很好奇,老是问我为什么跑这么远来要饭。我那几天对这个问题烦得要死,只要是个汉族人就会问,我就有点毛。我说其实我有钱,我以前在西藏当兵,现在在拉萨开农场,我就想当两天要饭的玩玩。馒头店老板说,你个死舅子

青石板晒暖和以后躺着非常的舒服,怪不得流浪狗们没事干就喜欢趴着。我把破碗放在一边不管,不断有转经的老太太往里面扔钱,我都不管,就是躺着,被我遮住的青石板一会儿就不热了,我就翻个身。像我这种佛系乞丐是没什么机会讨到大面额票子的,最大的一张就是10块,这些票子我还留了不少下来,一直保存着,这可能是我最奇怪的一笔收入了吧。

最终山东馒头店老板还是走漏了风声。

这家伙把我是个假乞丐的消息传出去了,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那个四川泸州警察的耳朵里。那天他急火匆匆的就跑到我的乞丐摊前面,用手指着我气得直哆嗦。旁边的流浪狗看这个架势本来是要给我撑腰的,看他是个警察就怂了。

他说你他妈有病啊!

我说我就是想玩玩嘛……

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拿别人的同情心开玩笑?

我说我知道……

他说你知道你还不害臊?

我说不出话来。

他说不管你这么多,你今天必须给我滚。然后就过来扯我衣领把我拎起来,旁边的狗子们依然没敢动弹,这些没良心的,白瞎了那么多火腿肠。他拎着我让我去洗吧洗吧坐火车滚回拉萨去,我说我开车来的,车停在停车场,我去拿衣服换了就回去。

他气得更厉害了,但是还是没动手打我。

现在他是我粉丝。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现金全部掏出来给了扎什伦布寺附近的乞丐,然后滚蛋了。

自从孙志刚事件以后,这个国家已经从法律层面规定了人有当一个废柴的权力。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承认"忽悠别人当废柴的权力"。

比如说我,我当乞丐是我的权力,这是合法合理的。但是如果我隐瞒了大半夜有流浪狗咬你腿,隐瞒了晚上的寒风吹得你脸疼,隐瞒了内心里对于戏耍别人同情心的愧疚,隐瞒了同样是花钱吃饭你只能蹲在门口吃的尊严扫地,而把这一切都描绘成潇洒、直率、美好的快意江湖,描绘成天堂一样的生活,描绘成一个人应该追求的价值观,那么我就是违背道德,甚至是违背法律。

就像你自己当然可以当一个脑残追星族,当脑残粉,把你父母的辛苦血汗钱花在根本不缺这点钱的人身上,积石成山、聚沙成塔,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无能明星、无耻富豪。用不着央视为此发声,用不着国家意识形态来谴责,只不过你父母会为此流泪而已。

但是你不能把一群要演技没演技、要天分没天分、要勤奋没勤奋的花瓶,包装成大众偶像,蹭破点皮就叫"牺牲",流几滴汗就叫"辛苦",隐瞒掉虚伪的买来的"流量",隐瞒掉靠欺骗来牟利的用心,隐瞒掉消解正常社会价值观的恶果,隐瞒掉赤裸裸的唯利是图,告诉这个国家的年轻人们,这才是你应该追求的!

这样做是犯罪。一个国家如果连犯罪都不管了,那么这个国家只能静静的死掉。

不要拿"自由"来当巧取豪夺的遮羞布,别拿"自由"当做攫取不正当利益的挡箭牌,这是在强奸自由。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