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在杭州实习的时候,晚上当锻炼,一直就听着这歌,在潮湿的空气里溜达回宾馆,独自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城市,让我感觉找到了这歌的灵魂,反复循环。

上一次喜欢听这个的是什么时候了呢?我想起了我的舍友,一个有忧郁症的少年,从高楼上飞下,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都挺难受的,我也哭了几次,但过了半学期,一切都被时间抚平,偶尔会想起他,带着些许遗憾。

为了了解原因,我看了些关于抑郁症的书,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可能是很痛苦的,天会不会塌?毕业是不是就是失业?这些我们一笑而过的问题可能就像山一样压在他的心上,痛苦万分;这是一种病,精神疾病,不是多出去走走,安慰几句能治好的,需要靠药物甚至电击长时间的治疗才能转好。也许对于他来说,死真的是一种解脱,像那些得了绝症想要放弃自己的老人一样,除了对他父母不够公平以外,对他自己,可能真的是种幸福的选择。

这首歌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吉他版,简单干净,第二个是电影《那时花开》片尾曲的版本,背景始终萦绕的和铉让我觉得很“混”,但这种浑浑噩噩似乎和南方潮湿的天气比较搭。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