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圈创始人李泳彬:有关音乐行业,创业的思考。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5-03-24日:

李泳彬:20141012日之前,我的身份是混音师、录音师、制作人。这些角色是我自学生时代起就不懈追求的理想,支撑我完成了英国五年的音乐制作学业。在我2010年穿过瘫痪整个欧洲的冰岛火山灰,飞到北京之后,我每时每刻都在为之努力。


从录音助理做起的,工作时热情而又一丝不苟——摆话筒精确到厘米,录人声数以千计;熬了无数夜晚,做了无数混音;能编曲,能制作,有自己的专辑……一点一点积累成绩。2011年,我的编曲作品拿到了某音乐排行榜冠军位置,心中的喜悦和外界的反馈让我认为,业界和大众终于认可了我,工作机会从此将源源不断找上门来。

只是,喧嚣过后,这些"理所当然"的预期,并没有发生。"没活儿!"对于2011年那个自认为事业迎来春天的我而言,这是一种莫名其妙而又无计可施的煎熬。而如今,这已经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



这是个僧多粥少的时代,一个每年生产不到10000首歌曲的市场,背后却要供养20万音乐从业者——每年有20个人在抢做1首歌;这是个资源不透明的圈子,就像北京的雾霾一样,你看不清机会在哪的同时,还往往惹来一脸呛;这是个相对封闭的行业,资历辈分客观存在,觥筹交错编织成纵横关系,不主动附着,往往就""无所依。

最难过的,这是个快速消费的市场,淹没了你我的名字。唱片公司不会把参与制作的吉他手的名字发给网站,网站运营也不会把录音师的名字贴在虾米,虾米用户更不会为了查找《小苹果》是谁混音的而去买CD。至于CD——过去数十年间唯一可以把作为编曲的你,缩成芝麻大小的面积,印在巴掌大小的硬纸中的某一页的某一角,然后或许能被人看见——是的,没有人再去买它了。除了《我是歌手》们标榜业良时,画面左下角一闪而过的、只属于少数人的字幕条,这世界已经没有太多渠道,让大众知晓你的名字,了解你的身份和能力。而你才是音乐行业真正的内容生产者和中流砥柱!

 

于是2013年,我也开始"识时务"地教书和投身娱乐节目制作的红海。但就在这段时间,我的微博开始收到一些询问音乐制作报价的私信,他们的需求非常直接、强烈。我忽然意识到:人与人之间,供与需之间,本就是单纯直接的关系。既然互联网已经打通了无数行业的隔膜,为什么不能成为我们的机会?这个我们热爱甚至愿意为之投入生命的行业,缺少的也许就是手机屏幕上一个小小的按钮而已。

时代从你身上夺走的东西,往往会变个戏法还给你。20141012日,我终于决定离开这个暂时被雾霾遮蔽的音乐圈,成为你身边又一个"都去创业了"的朋友。我相信,音乐圈少了我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没有那样的APP

有没有可能创造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唱片辞典"?这里除了可以听音乐,还能直接看到曲目所有相关幕后信息,甚至可以点按幕后人的名字进入你的个人页面,浏览更多你的过往作品,并按不同的职业身份美观地整理好。人人都能通过它直观地感受到你的才华,圈内外任何有做歌需求的都能直接联系到你本人。有平台作保障,合作过程的种种麻烦都能得到解决……

 

在这里,你会发现做音乐不再是少数人的需求,它让你拨云见日一般发现市场的广阔。你要思考的也许不再是下个月的单子如何接到,而是面对众多直达你的需求,如何取舍。

在这里,普通大众会发现做音乐并非明星艺人专属,与职业幕后人的沟通成本接近于零。心中偶像的御用班底,此时不仅触手可及,而且有无限的合作可能。

在这里,一直以音乐大咖形象示人的你,终于有机会被全网发现,原来你还是一个佳作流传的词人,原来百度百科已经把你填词的歌曲张冠李戴了十年。大家开始重新认识你的才华,你将有机会体验到不同的音乐角色。

在这里,作为乐坛新人的你,无疑找到了最佳的练级场。它会给你带来前所未有的驱动,为了更高的目标,在一次次项目中修炼自己的武功。

在这里,喜欢音乐的你也许还会发现,有别于市面上林林总总又千篇一律的各路听歌APP,它有与众不同的视听体验。这里呈现的不只是一段声音,而是一整套立体丰富的音乐情感。

未来,也许大众能来这儿听听"本周最佳歌词的歌曲""年度最佳吉他演奏的曲目";也许我们会发动爱音乐的你票选出"你最希望改编的歌曲",弥补一下大家审美和情怀上的遗憾;也许未来能做到的事情,已经超越了此刻的想象空间。

 

2015315日,醒来后习惯性地打开它——又有三位知名的音乐人朋友,在 "新动态"中显示认领了他们的作品和身份。这是过去我和团队一直不懈努力的目标之一。今天,它已经潜行了五个月,正式拉开帷幕。它脱胎于音乐人困境的低谷,驱散着圈内外沉积多年的隔膜,拥抱着重塑行业结构的可能。

的确,我已经有154天没有为任何歌手做专辑了,因为我要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和音乐人一道,携手挽回这个时代对我们应有的尊重!为我们大家争取更多不一样的机会!

三年后,2018-01-14日:


幕后圈创始人李泳彬

| 赵星雨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2015年,一个名叫幕后圈的APP横空出世,首先提出"版权合伙制"商业模型,根据有多年幕后经验的创始人李泳彬介绍,幕后圈APP 1.0版本的方向是要让音乐的幕后人走向前台,一方面降低需求方的用户决策成本,同时让音乐幕后人获得更多收入。

20164月底,创始人李泳彬转换赛道,在新一轮融资过程中对音乐财经表示,将会把3.0版本的幕后圈定义为一个撮合交易的平台,达到为音乐制作供需双方提供服务的目的。(回顾:)

然而,在3.0之后,幕后圈与李泳彬似乎在媒体面前"销声匿迹"了,此后的每次联系,他也似乎都带着些许的不开心与焦虑,我们只能从幕后圈微信公众号更新以及纪录片、课程视频等动向窥见一些交易平台与幕后人音乐服务的缓步发展。


幕后圈APP 5.0

201815日,幕后圈APP更新5.0版本当天,时隔两年后音乐财经再次见到了李泳彬,并听他讲述了幕后圈这两年从3.05.0之间的故事,以及幕后圈现在和未来的全新规划。

短短86分钟的对话里,李泳彬有公司跌入谷底的彷徨、无助和挣扎,"直到公司快死的那天,我才看清了整个世界,才看清了整个公司的状况和整个战略定位";也有咬牙坚持并重获曙光的毅力、勇气与爱,"我中学和大学都做了很多绝后路的事,所以能做到今天也确实是坚持。因为爱,因为无路可走"。其中既呈现出一位当下普通音乐行业创业者的生存故事,也让他用时间与思考给音乐行业提交了一份关于互联网与内容行业应该如何发展的答案。

创业维艰,2017年,李泳斌终于带领幕后圈找到了商业变现的路径,公司有了稳定的现金流,开始走上正向发展的道路。


以下文字整理自音乐财经与幕后圈创始人李泳彬的专访资料:

"我的公司有两次快死了":从创业初期的摇摆、困惑、不成熟到脱胎换骨

要说这两年应该算是血泪史吧。我觉得没什么好提的,每一个创始人都经历过这些。当时最发愁的事就是我的公司有两次快死了,公司账户只剩下几百块钱、下个月发不出来工资……这样的状态遇到了两次。

20158月,幕后圈决定做交易平台,开始其实还在犹豫做这条路到底对不对,但是那时我们已经雇了好多R&D到研发部门做APP,我也被当年的资本和市场O2OB2B等口号"洗了点脑",不停在做投入、做投入——直到公司快死的那天,我才看清了整个世界,才看清了整个公司的状况和整个战略定位。

那时候研发成本占到了公司整体支出的60%。然后我看到下个月马上就没钱了,账户上的钱到再下个月就发不了工资了,才开始发愁,到处找朋友去交流赐教,才看清楚了几个事实。

第一,做这个APP是赚不了钱的,它的使命也不是赚钱。互联网公司做APP不停烧钱就是为了将来可以靠它变现,但是音乐产业里的APP我怎么想都想不出能轻松变现的法子。

流量?不可能,交易平台要赚钱考虑的是交易量,讲到量就得看市场需求有多少,市场需求量大的在C端。但是对于幕后圈来说,C端的价格敏感群体做一首歌让他们出1000块都很要命,而且真正计算下来,肯花这一千块钱、还非做音乐不可的消费者不超过10万人,收入在一个亿的规模左右,我们就算100%地垄断市场,按照平台抽3%佣金来算,也才300万,都不够公司一年的开销,而且C端是不会有复购率的,下次啥时候还做第二首歌只有天知道了。那时候我才算想明白了,这个交易平台不值得做。

20162月想清楚之后,我面临的就是裁人和控制团队成本,R&D也都陆陆续续含着泪让他们离开了。那个时候算是处理得还不错吧,一些呆的时间比较长的还是给了补偿,来的时间比较短的,商量之后签了合同,答应当公司出现盈利的时候再补给他们钱。剩下的员工也是拖了拖工资,我一个个去求,说对不起,给我一点时间。然后除了内部控制成本之外,就是得我出去借钱。

那时候我没车没房,企业法人又是高危人群,没办法低息贷款,而且我这种文绉绉的人,当年不太在意财务管理,还因为一张信用卡里有一美元逾期了7个月,导致出现个人征信问题等等,这些事在公司马上要倒闭的情况下,每一下都是打击。

之后幸好在一两个朋友那里借到了快80多万,父亲也抵押了房产支持我,他还给了我强心针,告诉我说:每家公司都有起起跌跌,只有熬过去的才能看到曙光。所以,如果你认为你做的这件事是对的,无论多难都要走下去。确实,那时我在公司快断气的时候决定扛下去,借到了钱去转型,熬过去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看东西很通透,知道该怎么走。摔下去的一刹那的确很难受,但是起来拍一拍这些尘土,往前走会很坦荡。因为你看得更远了,更敢往前跑了,下次遇到坑了也知道该怎么跳了。

拿到的这些钱让公司能撑三到六个月,算是看到了生机,也让我有时间继续不停地调整战略、跑业务、拜码头。当时公司的转机其实在于我并没有完全把业务寄托在C端,还有一些B端的业务,后来我看到财报,反而是这些B端的业务有起色,所以后来我们就全力做B端,慢慢延缓了公司的生命线。音悦台、陌陌、YY、丝芭文化、百度音乐人等都是当年长期认可和支持我们的客户,包括后续影视音乐的项目也开始有接触,这样就算是熬过来了。

去年8月,我人生中最在乎的、给我最多支持的父亲突然走了。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也让我决定作为一家之主,要更加有担当。那时候我还在英国参与百度音乐人的伴星计划,计划结束项目以后带着孩子去温莎走一走。8号早上,我老婆突然把我叫醒让我听我母亲的微信语音,说我爸爸心脏病突然走了。他是一个很典型创业家,最后是倒在办公室里,早上还在带客户参观厂房。他是一位伟大的父亲,用生命不顾一切地扶持儿子,期盼他能在自己肩膀上再往前迈一大步。从1998年开始做工厂,父亲一直亲力亲为,非常累,而且自己创业不想丢人,做事业就得做到最后一口气。

我记得有一个小细节是我妈对他说,哎呀这么辛苦要不别干了吧,然后我爸爸大发雷霆拍桌子说,那你是不是想我死。现在的我已经非常能理解,比如你说让我不要去干幕后圈,那我真的还不如去死,感觉人生没任何活着的意义了。我觉得通过自己的手去改变一个行业,是会让我毕生兴奋的事。而且我还年轻,还能有十几年,能为音乐产业贡献很多。我坚决地相信,今年开始幕后圈会很有发挥,会做出一些成绩出来,造福更多的音乐幕后人,让父亲在天之灵依然为我骄傲。


2014年幕后圈创业之初

回归初心的幕后圈:"为什么我们想做音乐产业的富士康"

2018年,幕后圈为了转型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现在也是时候说出来。

从今年开始,我们会把幕后圈的品牌定位再重新进行优化。首先,我们的APP不再做交易平台,而是将它定义为"音乐幕后人职业伴侣",发展宗旨永远是为幕后人服务和创造更多机会,永远坚持做卖方市场。

另外,我们现在增加了经纪部门和课堂部门,为幕后人发掘潜在的机会,以及教育新一代的幕后人,还在经纪部门下构建了策划部门帮幕后人对接业务、沉淀版权,并且进行版权管理等。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幕后圈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幕后人的经纪业务上,和CAA这样的经纪公司提供的服务是类似的,一方面是Agency,帮幕后人找活儿,一方面是Management,帮幕后人提升个人价值。

其实幕后人经纪在国外一直都有,为什么国内没有?就是因为国内现状是艺人有钱,制作人没钱,国外有幕后人经纪是因为国外版权生态成熟,制作需求多,制作人的收入高。但是我相信中国现在会越来越好,我们作为被资本化的公司,想做的也是大的游戏规则、大型的经纪。当然,中间如何控制边际成本,例如CAA1个艺人要配6个经纪人,那么1个制作人配几个经纪人合适,要怎么优化、提高效率,是我们一直在投入思考的,也一直在摸索如何落地这个被圈内笑称为"妈咪和儿子"的关系。

幕后圈的经纪部门现在在摸索新的艺人经纪模式。现在这些年轻艺人都很有意思,也很有想法,不想被唱片公司思想绑架,因此他们会寻找有服务姿态的公司,所以就主动找上我们。其实我们提供的服务和唱片公司一样,但是合作模式是以服务的姿态来赚取酬劳,同时也会要求版权和经纪等,这些变化会让他们感到自由。例如我们目前已经签下的第一个艺人A.LOVE,她是一位15岁的00后海外华人,从13岁就开始自己创作,在不打榜的情况下,新歌《傀儡》可以冲到前三,听她的嗓音就是年轻版的Taylor Swift,非常有发展潜力。

我们希望这些策略会吸引越来越多优秀的从业者来到我们的体系,这样幕后圈就会成为中国音乐产业中很重要的"富士康"。为什么要这么来定位?因为当我们像富士康那样在其产业链中足够强大的时候,音乐幕后人群体就能在整体行业里拥有话语权,这也是我觉得能够在中国音乐市场中打出差异化的方式。

还有我们从第一天就做好的"版权合伙制"规则,这个规则我们也会继续坚持,只要我们和幕后人一起努力做到富士康那样的量级,就能通过外部的生态发展慢慢影响到更多需求方公司,让他们把版权拿一部分出来给应得的幕后参与者,只有这一条路径!2016年到2017年我们都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已经在小范围形成一些影响力去推广我们的合伙规则。当幕后圈话语权越来越强时范围自然会越来越大,而且现在只有幕后圈愿意推动这个事。

内容创业经验谈:都会有迷茫,要知道自己要什么

有人问,这么多同类型的公司都死了,为什么幕后圈还活着?我是觉得自己除了做这个没有别的可以做了。那时候我的投资人总结说他们这些老江湖做投资只投两种人,要不就是非常热爱这件事,要不就是除了做这个无路可走,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投。他们之前也投过一些很牛的团队,给了钱以后过了一年公司就倒闭了,因为创始团队在挫折中找到了别的机会,结果不再坚持了。投资人说我是两者兼备:我很爱音乐,也确实把自己后路砍得很死。我性格就是这样,在中学和大学也都做了很多绝后路的事,所以能做到今天也确实是坚持,因为爱,因为无路可走。

而公司这一两次的波折也让我这个创始人学会了很多。


第一是要控制成本。现在我们公司有20人,再没有之前那样纯烧钱的研发部门,都用外包的方式去做了,APP我们肯定还是会继续迭代,但是因为其使命不是赚钱,所以也不会花钱装修得更好看,这""""得了人就行,我们会保证越来越多的幕后人入驻,然后弄好基本维护,大大降低控制成本。

第二就是要知道自己要什么。除了幕后圈之外,之前还有一些其他的公司也在做幕后资源整合,但是现在只有我们的幕后资源是整合得最好的,其他不是死了就是忘了初心转型干别的苟且下去。这里面的原因其实很多,最主要就是得想清楚逻辑。

首先,很多公司一开始都是用互联网逻辑和音乐产业思维杂糅着去做产品,但是整合什么资源、整合来干嘛、做什么场景,大家都没有想清楚,所以很多往往在横向或纵向拓展摸索,越做越乱,我觉得这是战略的问题,任何公司在早期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例如有的公司做资源整合,最后就变成了音乐人社区,音乐人交流的地方,这意味着下一步就只能做社交,但是我清楚音乐人之间没有社交场合,他们不会以音乐人的身份来攀谈音乐话题,所以做社交是不可靠的,而且音乐人市场也就区区几十万人,远谈不上流量变现。

我认为音乐产业要做资源整合只有一个终点,就是版权。那怎么通过APP的方式去做版权?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前期公司需要厘清,究竟我们是互联网公司还是音乐公司,我们是重内容还是重流量,2014年我在中关村创业的时候,整个创投市场都在和创业者说做O2OB2B、标准化、流量变现……那时候我也很容易就被洗脑了,但后来还是跳了出来,知道得从音乐产业的角度去看,所以还是得说回版权。不管是什么公司都会经历这个阶段,大家都在是错,同时了解自己的能力在哪。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创始人的身份定位以及合伙人矛盾。我自己是个音乐人,但是创业需要百分百的投入,不能一脚踏两船,一遍创业还一边在做音乐。我从2014年开始就专心做幕后圈了,再也没碰任何音乐案子。因为我知道只有专注才能成事儿。

关于合伙人矛盾,我的感受很深刻,合伙人之间价值观不合就会乱套。虽然互联网创业都在鼓吹合伙人制,但是我发现现在其实大家都很烦合伙人,我去那些总裁大会,CEOCEO聊永远都是合伙人矛盾,我说自己就是一个人创业,大家都说李泳彬我羡慕死你了,大家向往的都是一个头两个肩膀,但是往往一个公司是有三头六臂的,创业又难免起起跌跌,当你跌的时候,三头六臂就会让很多事变得不对劲,产生矛盾和分歧,对公司和自己都是考验。

幕后圈能走到今天,也许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没有太多合伙人矛盾,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一个头多个肩膀地扛着。其实遇到困难,我也不觉得辛苦,反正继续往前冲呗,不忘初心地往前冲。当然,现在随着公司的进一步发展,我也正在寻找能够避免合伙人矛盾的合适的合作伙伴,希望能找到这样的人吧。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