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在贝加尔湖牧羊,条件恶劣,挖食鼠粮草根为生,他为什么不吃羊?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讲《苏武传》,“苏武被匈奴拘禁滞留19年,在北海牧羊,渴饮雪,饥吞毡,甚至吃老鼠吃草籽……”
学生问:“老师,他为啥不吃羊?”
当时我就蒙了,从来没想过,他为什么不吃羊?为什么呀?在课堂上仓促地说:“可能在苏武心中‘饿死是小,失节是大’,不愿意监守自盗吧。“
回来仔细想一想,这个问题,可以从很多角度思考:
第一,“他没有带孜然。”哈哈,逗你一乐,不过也是事实。孜然最开始是香料,后用于烹饪,大约是在唐代以后沿丝绸之路传入我国的。那么没有孜然,从这个角度切入的话,汉代人究竟吃不吃羊肉?我们知道最早的时候猪牛羊是祭祀用的,《礼记·王制》中说:“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也就说作为珍贵的食材,羊肉一般人是吃不到的。春秋时期,宋国的大夫华元就因为分食羊肉不公而导致了战役的失败。唐宋时期,吃羊肉在贵族间盛行(牛,作为生产资料还是要保护的)。那么,我们看到了,苏武之前有人吃,苏武之后仍有人吃。苏武作为汉使,“位列将”,“爵通侯”,人又在塞外,吃个羊肉应该不算啥大事。当然不排除苏武本人饮食习惯就是不吃羊的,毕竟受不了羊膻味的人还是蛮多的。在生死关头,不吃,我认为是个人选择,毕竟死神面前还要挑剔味道不合常情,毕竟他连老鼠都吃了。好,苏武不吃羊不是自然条件不允许,而是个人选择。
第二,为了国家尊严。苏武是汉使,他的行为就不仅仅是个人行为,而关乎国家民族大义。这点苏武本人有着清醒和深刻的认识。在猪队友张胜的密谋败露之后,苏武为不受连累损害国家尊严两次要自杀。“见犯乃死,重负国”。在匈奴多次威逼利诱,劝降无果的情况下,“乃徙武北海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你看到了,让苏武去没有人烟的北海放牧公羊,等到公羊产子才能归汉,是匈奴人刁难苏武而设置的“不可能的任务”,是对苏武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苏武在这种情况下不吃羊,不给匈奴人口实,是无声的反抗,是捍卫国家尊严。
第三,为了个人尊严。苏武是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猪队友”副将张胜不仅参与了匈奴内部的谋反,而且在连累了苏武的情况下投降了。苏武不认罪不投降,自杀被抢救回来后,卫律李陵等来劝降均拒绝了。特别是好友李陵的劝降,极具说服力,从匈奴单于诚意款款,苏武家破人亡,自己投降心态和汉武帝不值得尽忠等方面,可谓入情入理,句句肺腑。苏武却用"感皇恩",“臣侍君,犹子侍父也,子为父死,无所恨”回绝了。可以看出苏武对自身的道德要求是极高的,忠君爱国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而不是利益交换或索取。而我们历史上这样的人有很多,他们坦荡刚毅,有自己的坚守,在困境中保持着自己的体面。从这个层面上,我们也可以理解苏武宁愿啮雪吞毡,吃草籽吃老鼠也不愿吃羊的行为。就像《庄子*秋水》中记载了那种志向高洁的鸟,“夫鵷鶵,发於南海而飞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很难想象苏武会成为一个监守自盗的人。
第四,为了树立典型。写下这一条时,我心里也在想,是苏武不吃羊?还是班固认为苏武不能吃羊?这么说吧,苏武远在北海不毛之地,不见人烟,而且与外界几乎不联系。他吃不吃羊,谁去查证?放牧的公羊究竟是不是自然死亡?为苏武立传,因为苏武放牧十九年不辱使命,大义凛然,堪称道德楷模。为了凸显苏武的民族气节,文中着重写了三个叛徒——张胜、卫律、李陵,他们衬托了苏武光明磊落,坚韧不拔,无怨无悔。那么班固不写苏武吃羊,是不是也是为了苏武的英雄形象呢?当然这样想,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假如我告诉你,苏武在匈奴娶了个匈奴女人,生了个儿子叫“通国”呢?后来通过汉宣帝从匈奴赎了回来,做了郎官呢?你心中的英雄是不是轰然倒塌了?
我们敬仰英雄,也得允许英雄是个人,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
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么几点。
也有学生问我:“老师,苏武值得么?”这个问题,我不回答。价值判断这个事儿,得你自己来。你看重什么,自然会选择什么。
最后撒点鸡汤: “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